大鸡巴插妹妹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人妻熟女» 忍辱娇妻

忍辱娇妻
发布时间:2019-05-24 19:14:13   浏览次数:838

第01章

  「大懒猪,起床了」

  早晨,紫琪温柔的叫唤丈夫起来。

  丈夫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深呼吸,房间?都充满了紫琪身上独特的香水味,一种非常独特的幽香,这叫ALLRUE的香水让使用者散发出独特的魅力,跟自己美丽端庄,温柔体贴的妻子简直是绝配,让闻到的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的感觉。

  「快刷完牙出来吃早餐。」

  说完紫琪在丈夫脸庞上吻了一下。

  丈夫一个坏笑把紫琪抱住,紫琪扑到丈夫怀?,只穿了件宽松t恤的紫琪一对白嫩的肉球从领口一览无遗。丈夫一手揉着紫琪的一边美乳。

  「啊,大色狼,一早就不规矩,再不去刷牙吃早餐你就迟到了。」

  紫琪在丈夫怀?边笑边挣脱。

  「紫琪,来听电话,老爸打回来的。」

  正在吃早餐的丈夫听到电话响,原来是外出早练的老爸打回来找媳妇的,丈夫觉得紫琪平时跟自己老爸相处得挺好的。

  紫琪在厨房忙着听到是公公的电话,表情有点不自然,但丈夫并没有察觉。

  紫琪一边听着电话那头公公的话,一边用眼睛余光偷瞄了正十坐在不远处吃早餐的老公「嗯;知道了。」

  紫琪很快挂了电话,脸上好像有点不安,但丈夫并没有察觉。

  「老爸有什麽事吗?」

  丈夫边看报纸边吃早餐问。

  「没什麽,他叫我帮他买点东西而已。」

  紫琪忙说。

  把丈夫送出门以后,紫琪走回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衣服穿了一条到膝盖的百褶裙,高跟鞋,纤瘦的小腿完美地展现出来,上身一件吊带衫,简单而时尚,当然少不了喷上了她喜欢的香水,非常清爽迷人。紫琪检查了一下手袋,然后就出门了。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紫琪是和公公一起回来的,看上去有点疲惫,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

  紫琪的公公是一个退休老干部,今年62岁,人称老周,年青时已经由于位高权重所以巴结他的人多如牛毛,所以酒,色无一不好,退休了,巴结的人少了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更没了,但这时候,儿子娶了个天仙一般而且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媳妇,以老周的经验,这种女人玩一辈子都不会生厌。

  记得儿子第一次把紫琪带回家给自己看,第一眼已经被这女人深深地吸引住,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修长的美腿,过肩的长发,垂直柔顺,白?透红的肌肤,粉嫩粉嫩的,精致的五官,尖尖的脸蛋,看上去楚楚动人,笑起来甜甜的,自信,风情万种,以老周的经验,目测上围大概是34,下围大概35,苗条匀称的身材,自从第一次见到紫琪以后,老周就被她迷倒了,紫琪过门以后,老周就盘算着如何能把紫琪变成他的玩物,如何把紫琪调教成他的性奴,按照老周的话就是美女最适合给男人当宠物,因爲年轻时身爲地方领导事事处处不能太过火,不然可能落不到好下场,但真正当宠物的女人,他还是见识过,玩过,只是自己没拥有过,现在退下来了,他也想实现自己长久心愿。

  自从在儿子16岁的时候,老婆去世了,老周爲了给孩子有个好的榜样,也不在家?胡闹,所以在儿子的心中,老周是受人尊敬的,是个好父亲,是自己要好好孝顺的。但儿子又怎麽想到,老周已经把魔爪伸向了自己美丽端庄的老婆。

  半年前在无意中发现了媳妇一个秘密以后,老周就开始威胁媳妇,并占有了她,但碍于老周非常重视儿子,所以也不能太过火。

  「公司派我到美国的总公司去深造大半年,回来后就可以坐上CEO的位置了。」

  晚饭的时候,耀辉说。

  「啊,怎麽这麽突然?」

  紫琪惊讶的问。

  「其实都不是突然的了,都已经计划了很久,只是没有定人选,所以我没有提起而已,现在这机会给我了,但我还要考虑一下。」

  「还考虑什麽呢,这麽好的机会,关乎你的前途啊。」

  老周说「爸,但我要考虑您和紫琪啊。」

  耀辉说「我俩有什麽好担心的,你尽管放心去就是了,家?有我,紫琪你说对不。」

  老周说的时候眼睛盯着紫琪问「……是……是啊。」

  紫琪有点不情愿的说,但想到是老公的前途问题,就只好同意老周的意见。

  「这样,那我就去吧,紫琪,爸,有你们的支持,我就放心了。」

  耀辉激动的说。

  经过一个多月的準备,终于到了丈夫出发的日子了,其实在这一个多月?,紫琪很不开心,想到即将与新婚不到一年的丈夫分开这麽久,而且老公离开后,家中公公不知道会有什麽过份的要求,想到这些,紫琪确实高兴不起来。一大早丈夫要先回一下公司,中午回家拿行李然后和老周和紫琪一起去机场,这都已经安排好了。中午丈夫回来的时候,紫琪和老周从房间出来,表情有点奇怪,粗心的丈夫没有注意,只是觉得可能要分别,妻子心情不好。老周开车把儿子送到机场,经过一翻互相的叮嘱和祝福以后,耀辉坐上去美国的飞机了。

  「把裙子拉起来,让我看看有没有掉出来。」

  在回家的车上老周露出狰狞的面容命令紫琪。

  紫琪把自己的短裙慢慢拉起,?面原来没有穿内裤,然后把腿缓缓分开,老周看了一下紫琪最神秘的大腿根部,然后满意的笑了一下。

  「不错,训练有效果,上次请教的高人果然有办法。」

  老周暗自高兴,找到高人了。

  「现在挤出来。」

  老周命令紫琪慢慢收腹用力,只见紫琪的花瓣被挤开了,一颗好象是剥壳熟鸡蛋的球体慢慢从紫琪的洞洞出来,紫琪用手接住,还有一颗,接着有些好象是男人精液的东西缓缓从洞口流出来。紫琪眼圈红红的,羞辱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脸庞绯红的,更增添了几分我见尤怜的妩媚,更能勾起男人的性欲。紫琪发觉老周近来行爲越来越怪,越来越过份,接下来不知道还有什麽难堪的事等着自己,一想到这些紫琪眼泪差点掉出来了。

  老周把车开到一处旧城区。

  「爸,我们去哪?,我们不是回家吗?」

  紫琪不安地问。

  「回家前还有个地方要去,不要问,你陪我就是了。」

  老周说。

  紫琪看着车窗外自己一点不熟悉的路,建筑物都是些不高的低矮平房,看上去破破烂烂的,路上人车也不多,左转右拐一会后在一个店铺门前停下,老周叫紫琪下车陪他进去。紫琪匆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才下车。

  一下车就被老周搂着腰走进了有点破旧的店铺,店?有点昏暗,一看就知道是卖成人用品的店,在角落收银台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样子有点猥琐,半秃头,留八字须,小眼睛,面瘦如猴,老周马上走过去打招乎:」

  老板,记得我吗?」

  「嗯,终于都来了吗!这就是你的女人吗?」

  「我……」

  紫琪正想插嘴纠正他刚才无礼的说法,但又不知如何驳斥,只能欲言又止。

  「对,上次你说带来给你看看才能决定方案,我这次专门就带来了。」

  老周一边说一边陪着笑。

  而老板没有理会老周而是径自走向紫琪身边,从上到下地打量着紫琪。紫琪被看到浑身不自在,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把手挡在裙子前,因爲她出门前内裤已经被老周脱掉,并且被老周奸淫了一上午。

  老板嘴角扬起一丝邪笑,」

  确实是极品,线条好,还有一种很独特的魅力,应该是个已婚少妇,是吗?」

  「没错,她是已婚的,老板眼睛真厉害!」

  老周连连称道。

  「啊……」

  紫琪惊叫了一声,原来那老板用手去抓她的胸部。

  「啊,不要!你想干什麽,住手」在紫琪还在扎脱胸前的大手的时候,臀部已经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很好的弹性,我接受你的要求。」

  老板对老周说。

  「太好了,那请多多指教了。」

  老周高兴地说。

  「我们进去谈谈。」

  老板拉着老周进了?面。

  紫琪刚被一个陌生男人无礼对待,委屈得快哭出来了,看着他们进了?面,她胆怯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四面的橱窗上都放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成人用品,再看看老板刚才坐的位置,桌面上放着一本书,是刚才那个无礼的男人在看的,紫琪看真书上彩色的插图不禁一惊,一种说不出的震撼感涌上心头,心髒跳得很快,图片上一个女人表情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痛苦,像三文治一样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两根粗壮的男性性器官正塞满了肛门和阴道,紫琪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照片,没想到女人的肛门还可以成爲男人泄欲的地方。紫琪心头略过一丝不安的感觉:[ 刚才老周跟老板的对话说什麽方案,这……].正在紫琪入神的时候,老周和老板出来了把紫琪吓了一跳,紫琪马上收起目光。

  「老板那我先回去吧,我考虑几天。」

  老周拉起紫琪的手就走。

  在车上紫琪一直红着脸低着头,不说一话,跟中午老公在的时候判若两人。

  「紫琪,刚才被吓到了吗?」

  老周带点关切地问。

  「那……那男的太过分了,我……」

  紫琪委屈地说「从今天起,你要服从我的命令,知道吗。」

  老周低沈地说。

  「爸,在家?,你的要求我都做了,但请你别做太过分的事情,可以吗?」

  紫琪胆怯地说。

  「什麽叫过分的事情,总之我的命令你就要听,不然你知道后果。」

  被紫琪这样顶撞,老周有点恼火了。

  「是,我听就是,你不要把那些给老公知道。」

  紫琪屈服了「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老公,不是你爸,你要叫我老公,知道吗。」

  「嗯」紫琪轻声回答,眼泪随着她闭上眼睛一刻流出来。

  柔和的灯光下,房间?弥漫着阵阵的幽香,不时听到女人消魂的呻吟声,声音不是很大时断时继,在宽敞的大床上,一个由于兴奋而全身绯红的女人趴脆着,脸贴在枕头上,眼睛迷蒙,嘴巴微张,不停喘气,口水从嘴角流出,已沾湿了一大片枕头,不时发出消魂的呻吟,美丽的乳房压在床垫上已变了型但丝毫没有影响它的美感,嫩滑的美臀正高高地翘起,粉红的饱满的阴部此刻一览无畏,不断流出的爱液把阴毛沾在一起,大腿内则不断有爱液流下而发出了迷人的光泽,在两个膝盖脆着的地方床单已经完全湿淋了,在阴部下方的床单湿得更厉害,因爲爱液直接滴下去,从床单湿的程度,相信女人已经保持这样的姿势很长时间了,一只干瘦的手沾满了爱液在灯光下发出油亮的光泽,中指正插在美穴?做着缓慢的活塞运动。

  「要用力点,再用力。」

  老周一边拔出手指一边命令。

  「啊…爸,我…我好累啊,没力了!」

  紫琪哀求地说。

  「啪!」

  老周扬手在嫩白的臀部一个巴掌,马上呈现出一个火辣辣的掌印「啊」紫琪惊叫一声。

  「要记住叫我老公,我的命令你就要听,我没说停你就要继续。」

  老周有点发怒。

  「嗯,紫琪知道了。」

  紫琪带着哭腔地回答。

  「啊…」

  随着紫琪发出一声低吟,老周的手指再次插入紫琪的蜜穴。

  「等下我命令时你就用力把我手指夹住知道吗?」

  老周边用手指抽插边说,紫琪的爱液又开始不停地涌出往下流。

  「啊……啊……」

  紫琪轻声呻吟着,没有回答。

  「好,用力夹住。」

  老周把自己的中指深深地插入同时命令道。

  「嗯,啊…」

  紫琪用力收缩阴道,菊花同时也在蠕动道。温热湿润的阴道内壁收紧把老周的中指缠住,老周感觉手指好像被吸住一样,然后他慢慢拔出手指,这样做的目的是要训练紫琪阴道的力量,虽然紫琪的小穴从来都很紧,但通过这样的训练能达到一种在做爱过程中阴道能吸住肉棒不放的效果。这样的方法当然不是老周自己能想出来的,是下午时成人用品店老板教他的,一吃完晚饭,老周就迫不及待把紫琪拉到房间,把紫琪的衣服扯光,就开始了这次的训练,到现在爲止差不多两个小时了。

  「今晚就到这?吧。」

  在重複了几次以后,老周满意地说。

  紫琪一下了软了下去,紫琪累得不想动了,不停地喘着气,由于兴奋和用力,绯红的肌肤上渗出汗水在灯光下发出光泽,十分迷人。



第02章

  早上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射进来,紫琪微微张开眼睛,身上只盖了一张小毛毯,修长的美腿还露不外面,紫琪感觉全身好像散了架一样,挣扎的起来,发现床单的后面一大片还是湿淋淋的,回忆起昨晚的情景,皱起了眉,深呼吸了一下,人马上清醒了许多,既然已经到了这地步,只好任自己的公公排布,只要半年就过去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又可以继续了。紫琪从来就是一个乐观的人,什麽事都往好方面去想,所以很纯真。

  对紫琪来说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洗澡同时要护肤,护发等等一係列事情,所以洗完澡出来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从浴室出来的紫琪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线条优美,喷上香水,穿上一件长度及膝的衬衫一条比较宽松的小短裤,走出房门,下楼不见老周的蹤影。

  「爸…」

  紫琪正喊出口,想到老周的话,止住了声音,想了一下,轻声叫:」

  老…老公。」

  紫琪感觉脸有点发烫。还是没人应,应该是出去晨练还没回来。

  老周不在紫琪反而觉得更轻松,边哼着小曲边做家务,把床单,衣服洗了,做饭等老周回来,一忙时间就过得快,一下子就到中午了,紫琪在厨房忙着。正在此时门锁开了,老周进来了。

  「老…老公,你回来了。」

  紫琪还是有点不习惯。

  「嗯。」

  老周边放下手中的东西边走进厨房。站到紫琪身后双手从身后环抱着她的腰,鼻子贴到紫琪的秀发上闻着阵阵芳香。紫琪并没有躲避,老周动作越来越大,扒开了秀发,舌头舔向了紫琪的脖子,紫琪把头侧一边闭上眼睛配合着老周的动作,老周的手已经隔着衣服揉着紫琪的美乳,老周用手按着紫琪的脸示意紫琪跟自己接吻,由于紫琪比老周高出七八厘米,所以紫琪必须低下头才能跟老周双唇交接。老周的舌头在紫琪嘴唇上舔,紫琪张开嘴让他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嘴?,两根舌头交缠在一起。老周的手开始解紫琪衬衫的钮扣,解开四颗把衬衫拉下,雪白光滑的玉背,呈现出来,老周用舌头舔在上面,一阵阵骚痒感从背上传来,紫琪发出低吟。

  「叮」微波炉的声音打破了气氛「老公,我们先吃饭好吗?」

  紫琪轻声问 .「你先过来,看我买了很多东西给你。」

  说着老周拉着紫琪的手走到客厅,打开拿回来的袋子,拿出一件黑色的衣服,与其说衣服,不如说是两块布料,是很短的连衣短裙,很薄有点反光的质料。

  「换上这套吧,我专门爲你挑的。」

  老周说。

  「嗯」紫琪不太情愿地接过裙子想回房间换上。

  「就在这?换吧,还回什麽房间,在老公面前还怕害羞。」

  「嗯!」

  紫琪只好把衬衣和小短裤脱下,正想穿上那短裙的时候。

  「内衣内裤也要脱哦,以后没有我的批準不準穿内衣和内裤,知道吗?」

  「知道。」

  紫琪边回答边脱下胸罩,一对34C的美乳暴露出来,然后弯腰脱下小内裤。再穿上那件短裙。穿上以后,紫琪发现这裙子远比想像中要短,几乎连大腿根部也遮不住,一坐下来的话肯定会暴露出来,而且裙子左右两侧是挖空的,各用两个直径十厘米左右的金属环连着,上衣部分从胸前到肚脐以下都是挖空的胸前只有一个直径大约十五厘米的大金属环把左右两边连起来,从中间可以看到左右乳房有差不多一半暴露出来,衣服背后根本没有布,只用几根细带交叉绑着,紫琪觉得很不自然。

  「我帮你带上这个。」

  没等紫琪反应过来老周已经拿着一个棕色的皮项圈给紫琪套上,而且项圈上有一把锁,锁上以后没有钥匙是解不开的,老周锁上把钥匙放口袋。

  「这是什麽来的?」

  紫琪不解地问。

  「这是一个项圈,带上证明你是我的。」

  老周得意地说。

  「可以不带吗?你说什麽我都听的。」

  紫琪哀求道。

  「在这半年内你是我的,无论你去到哪都要带着这个,知道吗。」

  「知道了。」

  紫琪低声回答。

  「那我们去吃饭吧。」

  老周搂着紫琪的腰走去饭厅。

  「喂我喝汤。」

  老周说。

  紫琪拿勺子挠了汤送到老周嘴边,老周说:」

  用你的嘴喂我。」

  紫琪无奈只好把汤含在自己嘴?然后再嘴对嘴地把汤送进老周嘴?。

  「老公,晚上的饭我都準备好放冰箱了,你饿就可以热来吃。我今晚要值班。」

  紫琪边收拾边说。

  「你打电话到给你们院长请一个月假吧。」

  老周说。

  「爲什麽要请长假,我们那?人手不够,可能请不了长假。」

  紫琪说。

  「请不了就辞职好了。」

  老周没好气地说。

  「可是…」

  「我说了算。」

  老周发怒了,老周除了跟儿子说话外其它时候从来都是说了算,岂容有人违抗。

  「老公别怒,我请假就是了。」

  紫琪无奈,只好顺从他的意思了。

  紫琪工作的地方属于一个志愿机构下的一个敬老院,收容那些孤寡老人,由于经费不足,所以人手很紧,紫琪是该院的护士,有时候要值夜班。紫琪打电话给院长,找了个理由说服了他,批準请一个月假。

  「请到假了吗?」

  老周问「嗯,老公爲什麽要我请这麽长的假?」

  紫琪轻声问「过来我告诉你。」

  老周邪笑着示意站在不远处的紫琪过来坐自己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