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鸡巴插妹妹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家庭乱伦» 歡樂一家人

歡樂一家人
发布时间:2019-05-28 02:00:53   浏览次数:873

? ? 明雄個是今年剛自高中畢業的學生,他的母親因爲不孕症的原因,在明雄國小四年級時從孤兒院中將他領養回來





  他的父親是一個擁有龐大土地企業家,在北縣開了一家尚有規模的公司,每天上班時間就得費兩小時;早上出門到下班后,加上應酬,回到家來總是在晚上十一點左右,有時就不回家了。





  明雄在家里因爲是獨子,加上養父母對他格外寵愛,所以抱著混文憑的心態,功課都是勉強在及格邊緣打轉;好在他讀的是一間只要注冊就能畢業業的私立學校,加上他天生個性內向、乖巧,求學生活中倒也過的輕松惬意。





  這是一個六月末炙熱的夏天,剛脫離學校生活的明雄,清晨醒來,看看天色尚早,他又閉上眼睛,預備再睡一會兒,忽然門外響起敲,明雄心里嘀咕著:真討厭!





  「少爺!你醒了沒有,太太請你有事。」

  他聽出來,這是下女阿美的聲音。於是他便道:「醒來啦,你去告訴太太,我穿好衣服就來!」





  他拉開了被,披上晨衣,很快地來到母親房內,此時父親尚未起床,母親正面對化妝台的鏡子整理著發鬓,她從鏡中一見到明雄進來,就放下梳子,回過頭來。她輕聲的道:「今天是你父親的生日,去通知你表姐一聲,這孩子的命,也實在是太苦太可憐啦!」母親的表情,明雄看出是不想吵醒父親。





  他也輕聲的答道:「好!我現在就去。」

  床上的父親,根本早己醒來,他聽到了他們母子兩個人的對話,禁不住也隨聲長歎了起來。他說道:「唉!的確不錯,麗珍也實在是可憐啦,年紀輕輕的就死了丈夫,一向又是驕生慣養;要再**門親事,普通人她又看不上眼,真是……」





  台北市的街頭,清晨車輛行人都很稀少。明雄騎上摩托車,開足馬力,轉過幾條街道,來到表姊家,是幢獨門獨戶的三層樓西式洋房。向前按鈴叫門,大門「呀」的一聲打開。從門里走出來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名叫玉娟,和表姊同鄉,是來幫的。





  她面現驚訝的道:「呀!表少爺你早,少奶奶還沒起床呢!」,看來玉娟是要出外買東西,上身穿著一件t恤,下身穿著一件海灘褲,可以看得出來身材姣好,尤其是那雙腿修長勻稱,有服裝女郎的水準;胸部和臀部也稱得上是「前凸后翹」,只可惜身材嬌小了些。





  擦身而過的時候,明雄用手輕拍了下她的臀部,那彈性真好……,玉娟也不以爲意地笑笑,就出門買東西了。





  表姐的房間,是在二樓;明雄走近門前,麗珍所養的哈叭狗「莉莉」搖頭擺尾的向他表示親熱;明雄蹲下道:「莉莉乖,你的主人起床了嗎?」,莉莉只是用舌頭去舔明雄的拖鞋,明雄笑著拍拍它的頭,摸摸它全身細可愛的白毛,然后把它抱了起來,走到表姐門前。





  房門是關著的,他猜想表姐一定還未起床。若不叫她,她不知道要睡到何時才會醒來?猶豫了一會兒,決心敲門把她叫醒。





  可是他「表姐」二字還未叫出口,手掌剛觸及房門即應手而開,敢情是根本沒上鎖;表姐弟二人自小一起長大,明雄今年雖已十九歲了,但卻是孩子氣未脫,尤其是在自己撒嬌慣了的大表姐之前;明雄心道:「好呀!睡覺不關房門,看我不嚇你一下才怪呢!」





  明雄心內決定,要給她一個警告,讓她改過這個不好的習慣;他放下小狗,輕輕推開房門;他悄悄舉步入內,表姐的床,是在門后,進門后必須轉身或扭頭向右,方能看到,否則會被門遮住。





  明雄悄悄進入房內,先看看梳台前,及對面的沙發之上沒有表姐的身影,然后才將目光移到床上。「呀……」他禁不住跳了起來,腦海里一震!人卻呆立著不知所措;明雄怔住了,他有點不大相信自已的眼睛,於是他揉揉了眼再看;那無邊春色的景致,卻仍絲毫未變的呈現在眼前。





  表姐仰臥在床上,雙目緊閉,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全身膚色雪白,映著晨光,發出誘人的光亮,玲珑美豔,豐滿成熟的肉體,無處不動人心神,垂涎欲滴;那白嫩的肉體,除胸部突起的雙乳,戴著一件粉紅色的乳罩,及小腹上蓋著毛巾外,全身一覽無遺。





  更令人訝異的是她竟連三角褲都未穿,雙腿微微分開貼床平臥,兩胯中間那迷人的地方,微微聳起,上面生著一些稀稀的卷曲柔毛,往下即是一道嫣紅嬌嫩的紅溝;因她兩腿分開不大,同時明雄站立的地方也太遠,是以那個隱秘的部位,看的不夠真切。





  明雄雖是神俊異常、儀表不凡的少年;但他是個非常內向的男人,不要說男女間事,就連與初認識的女同學,多說幾句話,就會臉紅;有時他雖在小說雜志上,看到一些有關男女兩性間的事情,可是那僅是些風花雪月之事,是只可意會神往,而不能深入的;今天這幕奇景,倒是頭一次所見呢!





  看得明雄春情動湯,神魂顛倒;久久蘊藏在體內的春情欲火,頓時來勢凶凶,而兩腿間的肉棒,突然一翹而起,硬硬的、熱熱的,在褲子里顫抖跳動,似有呼之欲出之態。





  明雄頭昏眼花、意亂神迷,腦海中的倫理、道德,早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所剩下的,是肉欲和占有;他一步步的向表姐的床前走去,感覺表姐身上散發出來的芳香似乎就越濃,而明雄心里的情火肉欲跟著焚燒得越旺。





  他全身顫抖,兩眼發直,輕輕的將雙手扶按床頭,彎下上身,把頭湊近,慢慢的欣賞表姐兩胯間,陰毛隱沒處。





  「啊!什麽東西……」明雄心道:

  表姐屁股溝下床單濕了一大片,在那淫水浸濕的床單上,放著一根六七寸長的膠制大陰莖,那陰莖之上,淫水未乾,水珠光亮!





  「哎呀……」明雄驚得叫出聲來,他趕忙掩住嘴巴。

  他擡頭一看,好在表姐沒有被他吵醒,方才放下心來;悄悄地把那膠制的陰莖取了過來,拿在手中看看,很快放在衣袋內;由這根假陰莖的出現,明雄已很明白的了解到表姐的作爲與心情,他心內的忌憚稍減,心想:「表姐極需此道,我縱然稍嫌放肆,想不致受到責難」。





  他意念既決,再加上眼前一絲不挂美妙玉體的引誘挑逗,他勇氣倍增,毫無顧忌的脫下自己全身衣褲,輕輕的爬上床去;猛的一個翻身,壓在那個美妙的肉體之上,雙手迅速的由表姐的后背伸入,死命的將她抱住。





  「哎呀……誰!……表弟!你……你……?」

  表姐麗珍好夢方甜,突然生此巨變,嚇得她魂離玉體,臉色發白,全身顫抖。當她看清是表弟明雄,內心稍定;但因驚嚇過度,再加上壓在上面的表弟,不知道憐香惜玉的拼命抱緊,使得她張嘴結舌,半天喘不過氣來。





  明雄忙道:「表姐……我不是有意……求求你……我要……!」一點不假,從未經過此道的明雄,他像意外的獲得人間至寶,懷中抱著個柔軟滑潤的玉體,使她興奮萬分。





  一股熱流,像觸電般,通過明雄的全身;女人特有的幽香,一陣陣的卷入鼻中,使他頭昏腦漲,難於禁持了!





  下意識的,明雄知道挺起他那根鐵硬的陰莖,亂動亂頂。





  麗珍急道:「明雄,你究竟要干什麽?」

  明雄道:「我……我要插……」





  麗珍道:「你先下來,我都要被你壓死啦!」

  明雄道:「不……我實在等不了……」

  麗珍道:「哎呀……你壓死人家了啦……」

  明雄道:「好表姐……求求你……」

  個性內向又不愛活動的男人,別看他們平時跟女孩子一樣,做起事來斯斯文文,一點沒有大丈夫氣派,可是背地里干起事來,卻比任何人都狠,使你望塵莫及,難與比谕。





  現在的明雄,活似一只粗野無知的野獸,一味的凶狠胡爲;對麗珍的哀求,根本不予理會,他沒有一點憐香惜玉之情;好像他一松手,身下的這個可人兒,就會立即生了翅膀飛去,永遠找不到,亦抓不著。





  其實麗珍也不想放棄這個消魂的機會,何況眼下這個英俊的表弟,正是她理想人兒;苦的是明雄未經此道,不曉得個中妙絕,調情、引誘、挑逗等種種手段,他完全不會,是以弄了半天,毫無進展,終是白費氣力,徒勞無功。





  表姐麗珍呢?因一上來驚嚇過度,一時半刻春情欲火未發;而且壓住自己的這人,是平時對她極敬愛尊重的表弟;縱然心里極願意,她也不敢說;此刻只好故意裝正經,有意不讓他輕易得手。





  過了一會,明雄頭上青筋暴露,全身汗濕;麗珍看了心有不忍,暗想:表弟是個未經男女歡愛土包子,看他這個勁兒,如不嘗到一點甜頭,消消火氣,勢難善罷!再說自己驚懼已消,身體經過異性的接觸磨擦,體內已是春情動蕩,欲火漸升,一股股熱辣辣的氣流,在全身鑽動;下體隱秘洞口之內,酥酥癢癢的,淫水已開始外流,也極需要嘗嘗這只童子雞的滋味!





  她故意發怒的咬咬牙、瞪瞪眼,恨聲道:「表弟,沒辨法,我答允你!」





  說著,她兩腿向左右移開來,豐滿嬌嫩的小穴,立即張了開來。





  明雄道:「謝謝表姐,我會好好愛你的……。」

  麗珍道:「表弟,乖!先聽我的話,不要抱我太緊,把手按到床上,把上身支起來。」





  明雄道:「好!」





  麗珍又道:「兩腿微分跪在我兩腿間。」

  明雄依言做了。





  麗珍道:「先不忙插,摸摸它,看看有水沒水……」

  明雄的手探到她的陰戶上去摸著。

  麗珍一陣顫抖,笑道:「對!就是這樣,慢慢用手指往里摸,待會表姐讓你好好插!」她嘴里在支使明雄,而手卻未閑;她三把兩把的,即將乳罩拿下,丟在一邊,好像似要與明雄比美,看看究竟誰的香豔肉感,美到極點。





  說真的,麗珍表姐這對白嫩豐潤,光亮柔滑的高聳乳峰,的確美妙非凡、紅而發光的乳頭、潔白細嫩的小腹、看上去真像熟透的仙桃,令人垂涎欲滴。





  表姐的乳罩既脫,明雄的雙目突亮。

  他禁不住輕輕哼了聲:「啊……表姐,真美……」

  他要不是怕表姐生氣,必會伸手揉弄一番;或用嘴輕輕的咬它幾口;麗珍盡量設法安撫明雄,她想把他體內狂熱的欲火,慢慢安撫下來,使他不致妄動胡爲;然后可不慌不忙的慢慢消魂一番。





  可巧的是,她這番心思並沒有白費;明雄雖然是欲火中澆,難以自持,但表姐態度轉變,言詞語句,每每都是他渴望了解獲得的事,聽得心內甜甜,受用之極。





  他理解今天,遲早必能如願;於是便把心內春情欲火,強行壓了下來;他完全聽令麗珍的擺布。





  麗珍道:「哦……對……表弟……就是這兒……那個小小圓圓的東西……你用勁使力不行……要用兩個指頭輕輕捏……」,明雄照著她的話做,用手指輕輕捏弄著。





  麗珍漸漸地浪起來了:「籲……表弟真乖……我……哎呀……癢啊……」





  明雄道:「呀……表姐……水好多呀!」

  麗珍道:「傻子,水多才好插呀……表弟……哎呀……用力插吧……癢死人啦……」





  明雄道:「表姐……怎麽弄法嘛?」

  麗珍道:「哎呀……表弟……姐姐讓你……痛快……嗯……現在你把雞雞……慢慢往穴里插……」





  這幾句話,明雄如獲至寶,於是他急不容緩的一伏身,就猛插。





  麗珍叫起來:「哎呀……歪了……」

  明雄趕忙又把陰莖提了起來,在她的陰戶上亂頂亂刺的。





  麗珍道:「不是那里……往上……不對……太高了……」,明雄將陰莖擡高了,比了比姿勢。





  麗珍道:「用手扶著它……慢慢插入……」

  雖然麗珍不斷的指點,並將兩腿大開,使得陰戶整個露了出來,好讓他順利插入;但因於明雄對此道從未經曆,此時心內發慌,手腳顫抖,把握不住時機,插的不準,僅在穴門上亂動;另一個原因,是他的陰莖實在粗大,委實不易插入;所以插了一陣,仍未插入,反而弄得穴門極痛,陰莖發酸了。麗珍此時欲火已發,似有不耐,一伸手握住明雄的陰莖,引導著指向穴門,助他一臂之力。





  麗珍叫了起來:「哎呀……媽……好大……讓我看看。」





  他一伸手握住一只又硬又熱,把握不住的陰莖。她忙把手縮回,一翻身坐了起來。這根陰莖確實非一般雞巴可以比擬的;看它從頭至尾,少說也有八寸來長;那紫紅的大龜頭,呈三角肉,大得驚人。





  麗珍雖是寡婦,但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外,未曾接觸過其他男性,她做夢也未想到,表弟的東西長這麽大!而自己這個嫩穴,能容納得下嗎?





  可是她眼看著這根大雞巴,內心又十分喜愛;小穴內一陣顫抖、浪水直流!心想,就讓他干吧!恐怕小穴招架不住;放棄它吧!內心又極不願;要也不是,棄又不舍,她左思右想,仍是意念難決?





  這時麗珍心生一計,要明雄躺在床上,那根陰莖就像是一根船桅高聳入天;麗珍先將洞對準陰莖先塞一點進去,然后緩緩地望下坐,將整根陰莖吞進體內;明雄覺得自己的陰莖被肉洞緊緊地包住,相當濕熱,但出乎尋常地舒服;麗珍則是覺得有一根燒紅的鐵棒插進自己的下體,頂端還直抵子宮,這時和死去的老公做愛時從沒有經曆過的。





  約莫過了幾秒鍾,麗珍試著上下套動,明雄覺得陰莖上有千萬條蚯蚓或是泥鳅纏繞著,麗珍套動了差不多數十下,感到體內有一股滾熱的液體沖入,直抵子宮,就說:「表弟,你爽了嗎?」明雄這時只能點頭回應,但總覺得似乎意猶未盡。





  麗珍笑說:「你爽夠了,我還沒有呢!接下來你得聽我的,可以嗎?」,明雄連忙點頭。





  麗珍這時候站起身來,帶著明雄走進浴室,明雄進入浴室后,發現這個浴室還真大;浴池足足可以容納三、四個人一起泡水,而且還是個按摩浴缸,在浴缸的四面八方,都有強勁水柱往中間沖激著!





  明雄毫不猶豫的躺了下去,閉起眼睛,享受這舒服的按摩浴;明雄敞開四肢,身體完全的放松下來,但是、腦海中飄湯的卻是麗珍那滑膩的身軀、抽的肉穴、堅挺的玉乳。





  不知這個按摩浴池是否經過特別設計,就那麽巧,有一道水柱正對著明雄的小弟弟直沖;沖得明雄的陰莖抖動不停,兩個小肉球撞來撞去,在不知不覺中,明雄的肉棒又再度氣宇軒昂、擡頭挺胸。





  明雄心想,在這麽短的時間又站起來了,一定要把握機會,再來一炮;明雄張開眼,赫然發現,麗珍不知何時已經悄悄進入浴室,而且,一雙妙目盯著他那再度英氣勃發的陽具,詭異的笑著。麗珍很明顯的是要和明雄一起洗澡,拿著毛巾走進浴池,坐在他的對面。





  「你幫我擦沐浴乳好嗎?」麗珍說:

  「好!當然好!」明雄將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頸子開始、背后、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仔細細的擦了下來,最后來到了明雄最想擦也是麗珍最希望被擦的陰戶;明雄這時候擦得更仔細了,從兩片大陰唇、小陰唇、陰蒂,最后將手指深入了陰道。





  明雄感覺麗珍的陰道緊緊的含著他的手指,顯然剛才的快感還沒完全消退,充血的肌,使得陰穴顯的較緊;明雄調皮的摳了摳手指,麗珍立刻從尚未消退的快感中,再度激昂起來:「啊……!喔……!」





  明雄見麗珍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弄著;明雄的指頭上下左右胡亂的戳著,麗珍感覺到一種陰莖所無法産生的樂趣;明雄發現,在陰道約兩指節深的上方,有一小塊地方;每次他一刺激這里,麗珍就是一陣哆嗦,肉穴也隨之一緊。





  他開始將攻擊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擊著,這一個最最敏感、最最隱密性感點。





  「嗯!啊……!啊……!啊!……」

  麗珍隨著明雄的手指的每一次攻擊,一陣陣的嘶喊著;身體也漸漸癱軟在浴池邊的地板上,隨著明雄一次次的攻擊,一次次的抽!明雄只覺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緊,最后實在是緊得無法再動了,只好不甘願的抽了出來;轉而欣賞麗珍陷入半昏迷狀態的嬌態,肉穴外的陰唇,還一下下的隨著每一次的抽,一開一合。





  在經曆了這高潮后,麗珍開始吸明雄的小弟弟,明雄其實只感到一下子的疼痛,倒是隨之而來的火熱感有些難受。





  在麗珍小心而溫柔的舌功撫慰下,他便迫不及待的,要試一試后洞的滋味。





  麗珍細心的幫明雄的小弟弟塗了一層沐浴乳,轉過身,趴了下去,把屁股翹起,等待明雄插入;明雄知道,自己的陽具可比手指粗得多了;因此在洞口慢慢的試著插了幾次,終於,龜頭滑進去了!





  明雄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新奇;洞口的肉,向一道緊身箍一般,緊緊的夾著肉柱,隨著愈插入愈往后移動的束著陰莖!一直到整根插入,那一道箍也束著陰莖的根部了。





  明雄再緩緩的退出來,那一道箍也緩緩往前移,一直到了傘的邊緣,那一道箍恰巧扣著那一道溝,不讓它退出去;「哈!妙呀!」明雄暗自贊歎道。





  明雄這不過是第三次的經驗,所以他的感覺有多強烈是可想而知的;明雄繼續退著,蹦的一下,巨傘突破了這道箍的束縛,退了出來;明雄迅速的再次插入,再退出、插入、退出、……在明雄做了一陣活塞運動后,麗珍的洞漸漸的松開了來;明雄也愈來愈容易抽送他的巨大肉棒,每一次的抽送都會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似乎在爲他們的快樂交響曲伴奏著。





  明雄把手繞過去,從前方再度伸入麗珍的騷穴,手掌的角度實在太剛好了,手指插入后,只要輕輕的向內摳,便可以觸碰到剛剛才發現的性感點;如果向外挺,則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在麗珍的體內的運動,由兩方夾攻肉穴,更可以給龜頭更大的刺激麗珍又再次陷入第n次的高潮,淫液直流,陰道一陣一陣的收縮,把明雄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往外擠;收縮的力道是如此的強勁,甚至在后洞的陰莖都感覺到了!明雄終於也到了極限,爆發在麗珍體內深處、深處……





  明雄和麗珍喘息著都癱在地板上,而明雄的陰莖慢慢的消退后,由洞口滑了出來,而射在麗珍深處的精液,也隨著流出來。麗珍的洞口似乎仍是意猶未盡的開著,期待著與陰莖的再次約會。





  兩人一起回到明雄家中,四人用過中餐之后,父母一起相約出去跳舞,明雄和麗珍兩人藉故說要讓二人歡度生日,就不出去了。





  明雄帶麗珍回到自己的臥房,兩人迫不及待地脫去身上衣物,就又開始做愛。明雄坐在椅子上,麗珍跪在明雄面前埋著臉,嘴里吮著他的陽具。她豐滿成熟的身體夾在兩只大腿之間,一只手放在那話兒上,另一之手扶著明雄的腰。





  麗珍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含了二十多分鍾,扶著腰的手在明雄的大腿內側和尾骨附近遊走著;明雄任由麗珍的手指撫摸,麗珍舌頭微妙的動作使的明雄不時閉起眼睛,明雄在享受著;麗珍把含著的東西吐出來,用嘴唇吸吮著龜頭的表皮,發出唧唧的聲響。





  明雄已經達到高昂的狀態,勉強堅持著,一手抓住麗珍那柔軟而有彈性的乳房。





  麗珍仍然含著陽具,明雄漸漸焦躁起來,另一手也抓住另一只乳房;麗珍的乳房一經撫弄立刻贲張、乳頭突起;明雄感到快要爆發了,一把拉起麗珍,不再讓麗珍含他的陽具;明雄很快的脫去麗珍的衣物,讓麗珍跨坐在他膝蓋上。





  明雄用嘴狂亂的吸吮著麗珍的乳房,一手伸入麗珍的兩腿之間;他的手掌貼在麗珍的陰戶,有節奏的壓迫著,他感到麗珍的%